您现在的位置: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
主题:: 南京浦口区股票配资 中线牛股 [阅读数: ]
用户头像
【Anonymous】
游客
留言心情

  南京浦口区股票配资【 139--1313--4668 】苏州宏发公司专注股票配资|期货配资,独立账户交易,欢迎电询合作!

黄鸿凯: 凯富寰宇投资公司总监,拥有计算机应用系及金融专长,台湾知名程序交易讲师。擅长于策略分析、策略收集及资金控管及风险控管。期货公司自营部门程序化交易特聘讲师,通过对近千位学员进行过程序化交易的培训工作,掌握典型投资者的交易特点,从而优化交易策略,使得策略开发方案精益求精。
期货资管网:您是哪个时间段开始接触期货的?
黄鸿凯:08年的时候,在台湾开始做期货,用自有资金操作了一阵子,那时候几乎一整年时间我都待在家里面,每天早上起来就看盘,接着做其他事情,在收盘之前倒回计算机看盈亏多少,有没有平仓。
期货资管网:一年的时间里都是跑程序化吗?有没有人工操作过?
黄鸿凯:是的,之前也有用手工做过,在08年之前有做人工操作过股票,有时候接触到Swift trade这种美股的Day trade(日内交易)手动下单的一个公司,所以那时候在台湾开了一间公司,教育下面的交易员,在美股极短trade时间赚一些钱,那时候是用这种手段交易,那时候我是训练性交易员,做极短线的一个trade。
发现去训练一个人从开始到做好停损获利,基本上最短需要半年时间。一年多发现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心力去培训这些人,但他们不一定能持续稳定获利。我教他们的都是基本观念,我花时间教给他们之后,当他们遇到这种状况,他们又是否能用良好的心态做好止损,这又是另外回事。
与其训练这些人,不如训练计算机。因为原本我在学校的时候是学计算机专业,我可以不用花那么多时间去训练人,用更多的时间来研究和训练计算机。把我学到的交易手法,写成程序,程序不用考虑心态问题,它不用上厕所不用吃饭。后来我就开始接触程序化交易,有一个朋友带我入门,用程序交易之后,当时也把美股公司暂停了,我就自己投了部分资金来跑程序。
期货资管网:您从08年后程序化的实盘有一直在跑吗?
黄鸿凯:08年做到2011年,基本上就是一年一倍这样获利,最大回撤控制在20%,那时候的行情确实比较好做,后来行情就改变了。台湾一直在变化,环境也在改变,現在在台湾做日内交易的获利的基本上很少数,因為台湾的市场太小,而經2011、2012年台灣期貨公司大力鼓吹程序交易後,造成利润越来越小。交易這些年也曾遭遇到过最大回撤,那時压力很大,脑子总是在问自己这个程序是不是失效了?还会不会亏更多。我在那段时间遇到过三次,所以说程序化交易也是有心魔的。但也是經歷了這些經驗,慢慢的了解控制風險遠比創造極大盈餘來的重要。因為剛開始做程序交易時,認為它即然可以從報表了解最大回撒多少,那就以最大回撒加保証金當做一手的準備金來做交易,所以當虧到接近最大回撤時,連快下單的保証金都快達不到了。所以那時真的就是考驗心態跟信心的時候。但事後才體認到,那時能撐過去純粹是運氣,跟本沒有資金管理跟風控的觀念。
所以我常常跟深圳的朋友交流,在程序化交易这块,台湾人並不是特別厲害。他们学的东西,基本上與內地人現在所學的方法跟方向差不多,用的东西基本上差不多。但是台湾做程序化这块的人有更多的经验,比如最大回撤的时候会采取什么措施?比如一个策略在市场上到底能用多久?怎么来做策略的搭配?所以台湾的团队比大陆这边的程序化团队拥有更多实战经验。
期货资管网:你觉得人工交易跟程序化交易的优劣势在是什么呢?
黄鸿凯:主观交易的优势是它比较有弹性,但是有时这点又会变成它的劣势。主观交易可以依据现在的行情去做交易现阶段的调整,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去赌场赌博,可能今天这个牌面对我们不利,胜率比较低,那我就不去做,我就不下单,等到觉得胜率比较高,符合我的盘面的时候,那我才去下单,或许对主观交易来讲,就看到一些行情正好做,为什么我们程序化没有做,基本上我觉得就是不符合程序的想法,它认为这个盘不是他能赚钱的盘,它就不去下单,说好说坏这个也不好说。
我个人比较相信程序交易,因为国外已经花了那么多时间去验证,程序化能长期稳定获利,国外那些大型交易公司不用花那么多心力,去找科学家或者金融工程的一些专业人才,他们认为这种方法是错的话就不会花这么多心力。
相反我不是说主观交易不好,只是主观交易可能要花比较多的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态。程序化交易有一个很大的重点,当你拥有的资金越多的时候,需要做到多策略多市场,一方面平滑掉所有的回撤。相反地,如果市场不好做的时候,程序化一样是不能赚钱的,但是国际上那么多个交易市场不可能都不好做,那么我们的目标就是能做成全球市场,比如说今天亚洲市场不好,但是可能在美国那边是获利的,长期下来可以做到多市场多策略多商品,基本上就能做到一个很穩定的成绩,程序化交易的特点在于,它的止损是固定的,所以它是小亏,赚大波段,长期获利是稳定向上的。
现在国内的市场会产生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就是说,太多人在做程序化这一块追求绝对的报酬,今年认识一个私募公司跟我们讲,他们有个策略基本上一年能做到最大4%的回撤,年化报酬可以到达三成、四成。我觉得这样的策略有问题,因为风险跟收益是成正比的,我不可能把风险抓那么小的情况下,又把收益报那么高。如果真的做到这样的话,那么称他为今天“中国巴菲特”也不算什么,只要这个策略持续运营下去,我可能不用五年、十年我就成为巴菲特了。因为这是不合理的情况,对国外来讲,有钱人会做一个东西,就是资产规划,并不是最求一个绝对报酬,而是风险控制在一定得程度之下,要求年化收益是10%或20%这样获利,并且是稳定的。而不是今天去追求一个几倍几倍的报酬,可能一错我就全部赔光了。我能理解客戶追求最大報酬,但像這種回撤極小卻要求程序報現甚高的情況已經到了一個我覺得失控且不合理的情況,愈來愈低的回撤,或許是自已能力未逮做不到,但我只能說在台灣從事講師這幾年來交流的人不下千人,真的很難達到什麼回撒3%4%這種東西,尤其程序化交易是以”過去”的行情做參考,本身就有其誤差值的,未來的行情誰也說不準,誰知道阿扁會被開槍?誰知道平安會出現風控問題?但卻承諾客戶僅3%4%的回撤且要求程序追求報酬率,基本上對我來說那是蠻不負責任的,因為跟本不合理。
现在国内的很多储备资金也在做所谓的套利,这种套利一年能套利几倍的,我不否认会有这种情况,对比较成熟的交易团队来讲,这只是一个时机差,因为过了这个时机,越来越多人知道他的套利机会之后,套利的利润就会越来越小,套到最后面的时候,是没利润的。台湾现基本上完全没有套利空间,期货、现货、期权基本上就在这三个之间,三方都有套利空间的,可是因为外资,美国的投资公司用电脑程序锁好在这三个之间的套利,基本上就把可以套利的空间全部吃掉了。
可能外界对我们这种台湾来的团队,或者国际上的团队会产生一个很大的误解,就是说我们的获利能力没有一些国内的投资公司来得高。实际上获利提高,风险提高,如果我跟客户说,我的亏损可以这么低,收益这么高,我觉得是对客户的不负责任。我只能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把风险控制好,市场行情上有这样的一个机会,给我们赚钱的话,那么我们就去做。如果市场今天不能赚钱的话,那么起码我帮客户把风险控制在原来的地方,我绝对不会超过风险,我觉得是我现阶段所能做的,再来就是通过培训学习,把国际上真正的资产管理,注重风险这样的观念慢慢引进来国内,因为这样才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想法和逻辑,而不是永远只追求一个绝对的报酬。
而從另一個觀點來看,以在美股交易Swift trade的时候的事情為例,加拿大有一个很厉害的交易員,因为他每天获利,他的获利方式很多人盘中在他旁边看,就是没有认明白为什么进场,为什么出场,真的学不来,就算你站在旁边看,我告诉你为什么,你也不一定能学得来。相反的,我觉得程序化有一个好处就是,它可以复制。像今天可能上了某個老師的課聽到某些方法,以往都是花錢花時間去驗証這方法是否可以盈利,但今天假若你會寫程序,雖然不一定能完全寫出老師的操作方法,但程序化交易可以節省時間金錢,即可以過去的行情去驗証到底是不是能盈利,能盈利了,就假設它能夠在未來盈利,但這樣的程序是否就能上線了,那就又是另一件事了…
程序化交易的一个好处又出来了,一般人面对这种盘,他可能会心急,有一个观念,就是试单,试出方向才开始做,可是谁知道这个试单正不正确,因为人会有急迫性,尤其是做主观交易的人,今天没行情,就想试试看,会有这种想法,基本上都是等不了的。可是程序化的好处就是,不符合它的行情,它就不做单。期货交易来讲,当你今天在试单,当你今天频繁交易,成本会比利润大,程序化交易的次数可以控制在交易范围之内,相对来讲成本就会比较低。
期货资管网:最近我们发现程序化交易都有一定回撤,那您的实盘也回撤了吗?怎样解释这种回撤的常态呢?
黄鸿凯:有,近期也在回撤,这只能说近期市场在改变。像台湾有一批人在09年,沪深300指数还还没推出来的时候,他们准备过来开公司,主要也是抓一个东西,就变成说当一个市场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所谓的筹码,就是参与的人比较少,所以它的成本比较干净,比如我今天想做多的时候就很容易,很容易涨个3%或者4%,那时候对程序来讲就变很简单。甚至有可能我用条均线,均线策略竟然还能够赚钱。因为那个时候筹码干净,放下去就是简单,要涨就涨,要跌就跌。
但是否因為市場變了就不能盈利呢?其實程序是人寫出來的,像我們又都是有經驗的交易員,所以市場變我們也清楚,所以會隨時市場真正的質變後,使用不用的交易策略,但相同的事就是,市場沒出行情,若預期程序在不是它適合的行情時去做交易, 那就太刻求它了。以我最常舉的例子,交易員,今天他就不適合近期的盤,但因為市場未質變,只是短期情況,你卻把他逃汰掉了,那對他來講就很怨了…
期货资管网:期货市场上挺多的多人都在感慨:近几个月的行情令到很多做观点程序化的回撤比较大,似乎是在专杀做程序化的,你怎么看待?
黄鸿凯:这个讲法假若在台湾是OK的,因为实际上,台湾市场太小了。国内期货专门有一批人,掌握一些资金技巧之后,专吃程序化的单,但是国内市场太大了,所以人相对也多,所以我不否認有可能發生,但大陸因為盤子太大了,除非市場上有一定份額的人專殺程式單讓程市賺不了錢再不程式仍會有它的報酬的。但假若真的如此發生,市場本來就一直由不同的人進進出出,像台灣,前二年因為程序化火熱,所以做程序化的人多了,所以就有團隊開始針對程序化,但市場就是這樣,程序化的人陣亡的多了,這些團隊的盈利模式也消失了,所以換這些人退出市場,然後行情又回歸到程序化加散戶,這時程序化又能開始盈利了,以近期回台灣與一些人做交流,今年真的是程序化的回春年,我有朋友今年在台指上面到前一陣子已盈利60%,回撤控制在15%之內。
期货资管网:请问你们团体现在在实盘跑的大概有多少套策略?分别都是什么特征的策略,方便介绍下吗?
黄鸿凯:8套策略,大概跑了半年多,基本上都以趋势为主。比如市场进入盘整的区间,那么怎么在盘整的区间去获利呢?国外的很多团队也去验证过,能够获利的基本都是顺势交易,而并不是逆势交易。但怎么来定义顺势交易就变的相当重要,我们的策略有一些特殊的地方,市场上大多数人认为不应该进场的时候,我们的策略可能会开仓进场。
期货资管网:近半年多的时间收益如何?
黄鸿凯:半年下来业绩暂时是平平。
期货资管网:怎样判断一个策略在一个周期是不是已经开始调整了,或者说相对市场这个策略还有没有效?
黄鸿凯:除非策略出现很明显的问题,不然不轻易调整策略的组合。我常常讲:做交易需要把自己当作一个交易主管来看,八套策略我就把它们当作八个交易员,这八个交易员其中有人确实有很明显的问题,我就会把它给停掉,如果它们都很在预期之内,交易主管就不应该去干预它们的正常交易。我之前训练交易员的时候,盘中都是不会去跟交易员交流的。我认为进场的时候,其他人很有可能会选择出场,所以盘中任何交流都会成为对方的干扰。
交易的本质我个人认为是风控,如果一个人连风控都做不好的时,要去市场获利,我认为这跟赌博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获利了,只能说明你运气好,如果没有做好风险控制随时会被市场消灭掉。
期货资管网:经历了半年的时间没有盈利,请问你们为什么对这些策略持有如此强的信心?
黄鸿凯:这八套策略都是自己写的,另外只是我们的策略还没有遇见它们符合的行情,策略的运行都是在预期的范围内。半年的时间,对于刚接触程序化交易的人,心里折磨就比较大。对我们来讲属于正常的运行,也没有想过去把现有的策略停掉。
期货资管网:谢谢!



2019-07-18 2019-07-18
Email:ra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