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
主题:: 无锡锡山区股票配资 KD [阅读数: ]
用户头像
【Anonymous】
游客
留言心情

  无锡锡山区股票配资: 【139 メ 1313 メ 4668】 【苏州宏发公司专注股票配资|期货配资,独立账户交易,欢迎电询合作】!

1999年,我开始了谋生,我离开了怀揣着我最美梦想的期货,对自己说“我只是暂时离开”,就如同毛泽东在国民党军队的包围中,离开了延安一样,先生存下来,我先要活下来,等待中国期货春天的到来。
不过当我真的正式离开期货的那一天,我落泪了,哭了,一个奔三的大男人,还能像姑娘一样多愁善感。这里埋藏着我太多的梦想,我的离开,如同离开一个和我相爱五年之久的恋人一样,我曾近的奋斗、惊喜、幸福、绝望、徘徊、惆怅、泪水,都洒在这里,这里的每一日,每一个品种的行情走势,甚至每分钟的K线跳跃,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难以忘怀,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欲罢无能。
我离开了期货,也就意味着宣告我一厢情愿的失败,我渴望在这里快速暴富,好能向我的恋人求婚,可是我不得不离开,其他行业也很难给我提供快速暴富的机会,我当时知道,我再不富的话,我的恋人在那两年就要结婚了,毕竟我能等,而她等不了,再说了,可能人家已经早把我忘记了,心里面早已经没有我的地位,我只是一厢情愿,傻傻地不断告诉自己“她还在等我”,实际上,我陷入了自我欺骗的境地。
离开期货的那些日子,我每次路过银行,我都想抢劫银行,心里面还盘算着如何下手,想快速暴富,因为我再不富,我这辈子就真的要失去了我的恋人。但我有心无胆,真不敢下手。
我离开了期货,想干大事挣大钱,但是这么多年,都泡在期货里了,什么技术都不掌握,也不知道自己能干啥,以前上班的时候做一些行政工作,买卖东西,整理文档资料,也觉得没多大前途,于是开始思考自己干啥好。
那时候我银行里也只剩下1000多元,没什么钱,有一次路过北京东十条附近的一个中高级饭店,看门口写着招聘服务员,我以前觉得服务员累,而且挣的少,没技术含量,都不屑一顾,但是现在我也没啥技术,好企业或好岗位也不会要我,反正饭店服务员解决吃饭和住宿,至少我的温饱不愁了,也不用住在脏乱的平房里。
而且这家饭店,进进出出的都是衣冠体面的人,应该非富即贵,毕竟这里在三里屯附近,三里屯是使馆区, 附近住着很多富人,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如果遇上了做期货的富人,或许能改变我的命运,我可以帮他指导,或者替他操盘,或许一次人生命运的转折。
我应聘了,做服务员,就是大家经常在饭店里面,看到的服务员,给大家倒水、端菜和点菜。我干了两天之后,我发现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没有压力,不用再担心晚上外盘的大幅跳动而睡不着觉,而且每日还能看到不同的面孔,听不同的故事,看不同的世界百态。而且男服务员很少,女服务员很多,所以我在这里,还很吃香,女同事们对我特别好。不过工资比较低,800多元。
我大约干了一个多月,有一天来了四五个老外,都不会说中国话,而且还没翻译,坐下来点菜,但服务员们都不懂,毕竟服务员的学历都很低嘛,听不懂他们说的话,老板也过去招呼,但是老板的英文也不好,因为需要给老外们解释这些菜各自不同的口味。 这个时候,我过去了,因为我大学为了我的恋人,我读了几年的英文,大学的基本英语教材,我几乎全背下来了,口语还算凑合,能讲明白,虽然沟通不像汉语那样顺畅。但因为几年我不说英文了,所以个别词语忘了,但我大致地能用较为流利的英文,给这些老外们讲明白了各个菜的特点,以及和他们进行了一些交流,问了一些他们的口味,然后顺利低给他们点了菜,这些老外很高兴,临走的时候,塞给我200多元的消费。
老板和我的同事们,看到我竟然能说出还算不错的英文,都很惊讶,老板问我英语怎么这么好,我说了 毕业于人大,大学为了恋人而苦练口语,然后讲了此后与期货的缘分,当然我不敢提我曾经入过狱,否则可能会被炒鱿鱼。
老板听完后,说想不到我曾经是名校毕业,而且还做过这么多年的投资,玩过大钱,当时只有有钱的人才能玩起期货,所以老板顿时对我充满敬意。
过了两天,老板提我做了大堂经理,因为我们饭店离三里屯近,所以经常不断有老外来吃饭,加上老板对我的学历和经历认可,想让我做服务员的领班,我当然很乐意,这意味着我也是领导了,从小到大都没当过领导,最大的官是在高中的时候当过劳动委员,也当过文艺委员,常见的是小组组长,都不能管人,都是干活的主。
我做了领班,别的服务员都穿标准的蓝色工作服,而我穿的是红色的工作服,老板还专门请了发型设计师为我设计发型,因为大堂经理代表着饭店的形象,所以对我的衣着要求极高,戴着老板为我准备的名表,为我配备了专门的卧室,终于我可以有一间自己的卧室了。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我哭了,想不到我自己也竟然这么帅,小伙子很神气,气质很高雅,从贫穷农村出来的我,第一次有了自信。不过其他女同事对我的感觉不像以前那么热诚,而是多了几份敬畏,这点让我有点不自然,我知道她们也都是穷人出身,要不然谁干这个,我多么希望她们还能对我像朋友一样,而不是领导。
感觉做了领班,可威武了,可以安排不同的服务员去招呼客人,我自己招待的都是非常重要的客人,非富即贵,此时,我才真正的和有钱人零接触。
我做了领班半个月后,我认识了王姐,王姐长的不能说漂亮,而是气质高雅,三十六七岁左右,虽然过了黄花年龄,但是风韵仍很饱满,经常喜欢穿着短裙子,衣服很时尚,气质不凡,谈吐高雅,身高1.67,模特身材。
听老板说,王姐以前偶尔来饭店,一般是一个人坐在靠窗户的VIP包房里,喝一份茶,拿一份杂志,到了吃饭点,就点一些菜。因为我们饭店的旁边是一个花园,里面有一些漂亮的花、喷泉,还有小孩子的玩耍,所以王姐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
听老板说,王姐和他丈夫以前是做期货的,96和97年的时候赚了一些钱,后来就离开不做了,他们夫妻开了一个类似印刷性质的公司,做的还算比较大,后来丈夫有了小三,所以就离婚了,还没有小孩子。王姐是海龟派,从美国留学回来,在美国华尔街做过一年,在美国玩过交易。
我因为做了领班,王姐是贵客,所以都由我来招待,所以没多久,我们就认识了,我想跟她学习期货,所以也主动和她交往。
没想到的是,我和王姐陷入了一场跨年龄的、说不清何种关系的漩涡之中,她改变了我,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我对期货的认识,也改变了我的交易境界,更是在几年后的一日,她救了我的命。
如今,王姐,你安在??曾经不知是否爱过你的人,一直在惦记着你,是你,改变了我,可是,你现在又在何处?



2019-07-01 2019-07-01
Email:ra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