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哈尔滨科学技术职业学院>>
主题:: 南京栖霞区股票配资 净占比趋势 [阅读数: ]
用户头像
【Anonymous】
游客
留言心情

  南京栖霞区股票配资: 【139 メ 1313 メ 4668】 【苏州宏发公司专注股票配资|期货配资,独立账户交易,欢迎电询合作】!

一、在中国:85%的股民处于亏损之中
中国股市已开设23年了,据有关部门调查统计,中国股市常年有85%的投资者亏损,特别是以下特征的几种人:
1、专门挑表面便宜股买的,比如8元买了工商银行、长期不动的。
2、忙于日常事务性工作,买了就扔在那里,再跌也捂着不动的;称长期投资,总有一天会解放的。(其实,有相当一部分会一直下跌,将来有可能跌成香港的仙股。)股市是市场,不是银行,切切,切切!
3、20万元买了10只不同股票,还自信地称:“不把鸡蛋放在同一只篮子里”。他们哪里知道,中国股市的篮子,10只有7—8只可能是有洞的,是靠不住的。
4、越跌越补,越补越亏的。
5、三只股票套着,坚决不割肉。一只刚上涨解放了,马上就跑了;不料碰到了外高桥,一连八、九只涨停板,后悔的夜不能寐,肠子都悔青了;另两只则越跌越深,如攀钢钒钛之类。
6、水平不高、个性又很强,听不进哲人、友人规劝的。
7、一次买股涨了,赚了几万元,就认为手气好,有财运;倾全部存款,甚至卖了房子,借了亲友的钱来炒股,结果在熊市中亏的一无所有。
我曾碰到一位北京老太太,给儿子结婚的100万元,儿子全在95元买了云南铜业,后来跌到了9元多,很惨,很惨。
8、十分沉迷于纯粹的技术分析,“五天线穿过十天线,黄金交叉,杀进去,……”。从长远看,也多是不成功的。离开大柏树的证券公司好几年了,进去看看,很多老朋友都搞技术分析;一问,说:“谢老师,我这些年三十万变三十五万了,没亏。”唉,浪费了多少年华,还不如买些长期债券啊,年收益6%—7%!当然技术分析炉火纯青的,如殷保华,倪勇博士就不错的。
9、整天看电视股市节目,相信上面的分析。其实,我认识的一位著名股评家,在实际操作中,把委托他操作的公司的上亿资金大亏了50%。故本人是很少看这类电视节目的。真正的高手考虑到安全的原因是不会来这里做节目的。
10、打听消息,寻找成长股、黑马,研究个股,但普通百姓往往找不到好个股。否则,一些研究员(他们大多是硕士、博士毕业)何必在公司里拿10多万、20万一年?还不如借点钱自己去炒啊!
11、有的人特别迷信炒股软件,这些软件做参考可以,万万不可迷信,否则中共中央国务院给那些老少边穷地区和汶川、雅安等地震灾区每家每户发一个炒股软件就行了,岂不是天下皆乐吗?故这些软件只能做参考。
主要是中国股市根本性缺陷太多,问题太大;如国有股、法人股的无休止减持,新股一发就泛滥成灾;非无能也,实在是天时地利不行也。
二、股市中有经济学家、哲学家和投资大师成亿万富翁者
当然,有的是从2、3万起家的中小散户,也有大获成功者,特别是投资大师,但比率不超过5%。我身边就有几位大师,看着他们一天天、一年年成长、成功起来,真是叹为观止,感慨不已。一位当年有100万,但还在家里为婴儿洗尿布的友人,我说:“您怎么这么节省啊!百万富翁啦!”他说:“谢老师,这是我的原始资本,我以后要去同索罗斯、巴菲特去打一仗的。”这个大师,现在已经6个多亿了。他只有大专毕业,但充满智慧,每天五点起来看报学习,比我们这些大学里的金融学教授,高的多的多。真的,我从心里相信他,尊敬他,求教于他。他现在每天还在学习着、研究着、操着盘;为人善良、乐观,对中国宏观经济的趋向洞如观火。有时想想,他不就是刘备当年三顾茅庐的诸葛亮吗?
朱镕基半夜打的请教吴敬琏老师,后边的总理也应该不耻下问,经常到上海求教他这类的民间孔明啊!中国经济如何上不去呢?!
还有位大师,今年50出头,他当年200万(买认购证赚的),现在近20个亿了。他买过徐家汇、静安寺的房子,又以房产作抵押买股,他请了个南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当助手,也研究个股、个别债券与基金;他专门做极有把握的投资,为了买一个股票,一年去上市公司几次,然后分批逐步买入,也套,也亏;但近日的反弹中,他当时买的两只股,全部大涨不已,全部解放,赢大利。他对固定收益证券,研究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对所有这类品种熟悉到可以如数家珍的地步。
他知道我是不能容忍长时间大亏的(一辈子不能大亏一次,就像开汽车,一辈子不能压死一个人,永远不!),于是有一次专门来复旦找我,告诉我有一个证券已跌过头了,跌到兑付价下6%了;买吧,必会反弹大涨,且不会亏。他话不多的,我陪他在复旦学生食堂吃了快餐后,他就匆匆告别了。我仍然不放心,只买了少量的,结果半个月后,该证券涨了15%,悔的我蹬脚不已。他与他妻子夫妻感情很好,完全没有“男人有钱就变坏”的迹象;一个如花的女儿,考上了上海交大。现在,他仍带着南京大学的学生,每天研究着,操作着。证券公司的经理对我说,他一个人的交易量可以顶一万个散户。现在这个证券公司把他当作公司的贵宾、宝贝,该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人把他服务的像亲人一样。
一位为他和另一位大师每天帮忙买中午饭的50多岁的阿姨,资产竟也达1亿几千万了。他们夫妻说,他们家能有今天,全靠他们;他们视他们为智者、大师和恩人,感恩之心,溢于言表。
另一位大师,我的同学,北大研究生毕业,江苏省高考状元。在北大时,就非常用功、努力,思维极快,思路开阔。1989年北京出现学潮时,他被误解,拘留了一年,后被国家体改委领导查阅资料,发现完全没有问题,令有关部门“放人,放人,立即放人”。后来该体改委副主任找他谈话,希望他继续留下搞研究,他的多文被当时的总理看中,为国家改革开放出了很多好主意。
但他的心冷了,只要一套福利房,就毅然下海了,以友人赠他的5000美元(折合人民币4万元)为本,炒股,炒权证,放大打新股,去青海格尔木几次、调研,5—6元买了大量盐湖钾肥(后来涨到了90多元);带北大清华同学调查老凤祥的知名度;0.25—0.3美元买了大量的老凤祥B股;美国人出事第二天(2001年9月12日),也就是9.11事件次日,他飞到香港买了200公斤黄金(当时90元/克,现在是300元/克)。
他也参与了郭树清的银行股炒作,郭树清调任山东巡抚时,他就迅速退出了银行股。
他为人善良、热情、实在,脑子就是台高级计算机;聪敏异常,对中国政治、经济不停地研究。一到上海就请我们吃饭。后来他迷上了摄影,在中国摄影家协会请了个老师,整天在西藏、印度拍老人、小孩、女孩,又拍了国庆60周年大庆,自做了很多有他所拍照片的新年挂历送给友人。他的水平层次如高山流水,不少基金公司都去向他请教、学习,视他为证券界泰斗,其实他才40多岁。
后来他去俄罗斯租了架军用直升机,在北极上空,冒着危险和严寒,从高空往下拍北极熊,他把它们做成画册寄送给友人;他还来上海办过个人摄影展,把复旦大学一些友人、师生都请去欣赏。
我已经不知道他有多少财富了。一切如同大千世界,巨大的财富在他身边随历史长河流过时,他让助手们轻轻一捞就成功了,真是举手之劳啊!他在三亚海边的烈日下,在大伞之下看英文原版的马科维茨的著作;他身边经常有20多个北大清华的同学在搞研究;他对经济学、金融学、哲学融会贯通,对生命的真谛也在研究。呜呼!和他比,自己很惭愧的。他是全省状元,我是全省第二,第二和第一,其实差的很远很远。
三、上边的领导,要请大师们当参谋,弄懂股市,搞活股市啊!
近看台湾政坛,马英九狠杀人缘很好的王金平,结果事与愿违,人气竟然跌破最低点11%,令人感概不已。我们祖国大陆,从证监会主席到证管办主任;要使自己人气大旺,就要学朱镕基,支持股市、搞活股市。朱的桌子上常年放着深、沪、港股市行情的电脑啊!
中国股市在深沪登记的有1.4亿人次了,是人群中最多、牵及最广的一个人群;他们大多数拿着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工资钱,带着“人生能有几次博”的心态,带着早日成就“中国梦”的心态进入股市的;现在85%的人还在套牢大狱中,苦苦等待。如果股市搞好了,搞活了,人气必然大旺啊!管理层们到上海、深圳,来开开座谈会吧,把股市中的能人、高手都请去当证监会的专家顾问吧。别老请外国人、洋枪洋炮的老外了。中国真正的厉害的是诸葛亮、康熙、邓小平、朱镕基;不是李德等老外啊!
关于投资的三段话
走到人生的某一个阶段时,我决心要成为一个富有之人。这并不是因为爱钱的缘故,而是为了追求那种独立自主的感觉。我喜欢能够自由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受到他人意志的左右。”
——查理.芒格(《投资圣经》P1288,机械工业出版社)
“不用与公众联系,不用去做“低下”的工作,他远离货物和积满尘土的仓库,不用和商人讨论,他每天都在沉思。他坐在舒适的摇椅上,藏在他吐出的烟雾中思考着,远离世界和喧嚣。他的工具离他非常近也十分简单:一部电话,一台电视机,今天肯定还有一台电脑和几份报纸。他也有他的秘密,他知道如何从字里行间读出东西。他没有雇员和经理,不用到处打招呼,不用像银行家和经纪人那样和那些令人头疼的顾客打交道。他不用劝说别人买东西,他是一个能自由支配自己与其时间的贵族。”
——安德烈.科斯托拉尼
股市投资如读书饮茶,需慢品,苦极回甜。温水泡不出好茶叶,没有经历过熊市投资者难成熟。茶的品质再好,水温不够也不出香味。投资,只有像茶叶一样,在滚水中反复折腾,浸泡,才能把内在的潜质逼出来,才会去认真去研究股市,认真反思自己。投资者每一次创伤都是一种成熟;每一种成熟,都是幸福的开始。
——股殤

http://www.yhschool.org.cn/Item/1071.aspx

http://www.yhschool.org.cn/Item/1072.aspx

http://www.yhschool.org.cn/Item/1073.aspx

http://www.yhschool.org.cn/Item/1074.aspx

http://www.yhschool.org.cn/Item/1075.aspx

http://www.yhschool.org.cn/Item/1078.aspx



2019-07-01 2019-07-01
Email:rar@163.com